"徐翔故事"再入十字路口 离婚案结果或本月浮出水面

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18 13:02:43

悸动不止。

4月1日,昔日“私募一哥”徐翔之妻应莹向媒体透露,已请求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判令和徐翔离婚,市场的聚光灯一直不肯离开这位曾叱咤江湖的“资本大佬”。

近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,离婚案的结果或在本月浮出水面。

外界亦质疑,这是一次技术性离婚,实为对财产进行自我保全,纷扰不断。

5月17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尝试联系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,其没有给出官方回应。

尽管徐翔入狱已过两年,但是资本市场的“泽熙系”力量,似乎从未走远。

勾勒徐翔的资本版图,无论是其控股的大恒科技、宁波中百,抑或是其参股的华丽家族、文峰股份、康强电子,还是透过散落江湖的“泽熙人”,都可为A股的浮浮沉沉记录一笔。

今时徐翔资本版图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徐翔打造的“泽熙系”及相关方仍控股了两家上市公司――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。

目前,西藏泽添投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宁波中百15.78%的股权,为大股东,徐翔之母郑素贞的姐妹郑素娥持股3.57%。不过,上述方持股均为冻结状态。

在大恒科技的案例中,郑素贞持股29.75%,为第一大股东,也被冻结。

在2016年关于徐翔案审理的公开报道中,提及了13家上市公司,分别为:美邦服饰、华丽家族、乐通股份、明牌珠宝、东方金钰、鑫科材料、向日葵、金科股份、万邦达、中弘股份、赛象科技、*ST新梅、文峰股份。

时过境迁后,这些公司的境况也大有不同。

昔日的“翡翠第一股”东方金钰,2016年作为徐翔“暗仓”被曝光之后,“石头生意”便不再走俏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,国内某持牌投资机构还卷入了东方金钰事件。截至发稿,东方金钰的证券事务部电话,一直无人接听。

境况更糟糕的中弘股份,在上市8年后已经退出A股市场。

仅凭北京远郊一处地产项目打底,在2010年借壳上市的中弘股份,借助矿产资源、手游、文旅和“高送转”等热门题材加持,市值一度逼近280亿元。

2016年4月徐翔案发,中弘股份时任董事长王永红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5月17日,按照接近中弘股份人士透露,目前中弘传统业务基本停滞。不过亦有 配资盘优选路易泽配资 投机盘在中弘退市前夕突击入股。

相关热词搜索: 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系统